堆置處
二創/cosplay

【弱虫ペダル】背叛、中【福荒/福新】

‧福富壽一x荒北靖友、福富壽一x新開隼人

‧有點新泉

‧R15慎

 

  沒安全感、害怕寂寞、膽子小,新開總是在避免自己與這些詞彙扯上邊,偏偏他是個巨蟹座O型的男子,從出生以來這些人格特質就流淌在他的血液裡,無法避免地影響著他的思緒。生活就是一場冒險,在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安全的地方時,毀滅的時刻總是來的太突然,像是兔吉的媽媽、像是被御堂筋超越。
  像是福富跟荒北開始交往。

  對所謂外人來說福富很難懂,所以他一直是兩人之中負責對外的那一個。跟福富認識這麼久以來,他從來沒看過福富主動去接觸什麼人,荒北是第一個。荒北也是他見過第一個能和福富直接地交流的人,甚至能讀懂福富的眼神跟表情,彷彿兩人已經認識了一輩子了,就連東堂都做不到這些。
  當某一天拉開部室拉門看見正在替荒北計時的福富時,新開愣住了。就連他自己跟福富一同練習時,福富也從來沒有替他計時過。不只這樣,福富不曾替任何人開過練習菜單。
  可現在,他正手把手地教導一個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小混混騎車。新開腦內的警鈴大作,連打招呼都無法,兩人也像沒看見他一樣繼續著高強度的練習,等他回過神,荒北正接過福富手中的水嘩啦啦地往嘴裡倒,福富幾不可見地動了洞唇角,繼續下一個指令。兩個人還是沒發現他。

  新開不討厭荒北。說實話,他還滿喜歡他的。他甚至懷疑這世界上真的有人能討厭荒北嗎?這世界上太缺少像荒北這麼單純、簡單的心思了,嘴巴壞實際上比任何人都溫柔,吊兒郎當實際上比任何人都認真,既強大又柔軟的品質是那麼吸引人,先是福富,再來東堂,連他這個應該是情敵角色的人都有點淪陷了。
  在新開心裡,他福富荒北東堂四人維持著絕佳的平衡,這樣的平衡讓他覺得安全,甚至是依賴。跟著其他三人一起騎車是幸福的,絕對的信任感和默契讓四人更加緊密,他一直以為他們能夠注視著這個表面上的和平而忽略之下的洶湧,就這樣永永遠遠地一起騎車。他知道自己很天真,但他從沒想到的是第一個離開的竟然是東堂,而某種意義上他是被拋下的那一個。
  箱學的氣氛依然融洽,但他就是覺得哪裡不對,東堂時不時地看手機,而福富和荒北總在沒人發現時偷偷眼神交流。明明是些幾乎無法察覺的問題,他卻過分敏感地將它們無限放大成自己無法接受的樣子。
  他一直帶著這個疙瘩上了大學。

  那晚他們都喝醉了,福富難得專注地看著他,眼睛裡沒有別人的影子。
  「壽一、壽一……」他像是被操控般地朝著對方的胸膛撲上,被一個溫暖的擁抱包圍。
  「嗯,我在。」對方低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他能感覺到福富把下巴枕在他的頭上,大手的溫度在背後流連。「我一直都在。」他說,語氣跟記憶中一樣溫柔。

  接下來一切就失控了。他們互相絲扯著衣服,像是兩頭禁慾已久的野獸,比起接吻更像是互咬,從共租公寓的客廳拉扯著進了他的房間,衣物散亂了一地。他想到當荒北來借住時總是堅持睡客廳的沙發,但他卻總能在深夜被規律的撞擊聲跟細碎的呻吟聲吵醒,他只要閉上眼就能想像好友做愛的模樣,然後發現自己不知羞恥地勃起了。他總搞不清楚是因為想像中福富粗暴的動作和沉重的呼吸聲,還是荒北潮紅的雙臉跟不小心溢出嘴邊的呻吟聲更讓他興奮,回過神來他已經射在自己的手跟被單上。就在同一張床上,福富正嘗試著扒下他的內褲,這之間的不真實感和酒精把他弄得暈眩。
  進入的瞬間是疼痛的,他沒有試過當下面的那一個,然而想到對象是福富似乎又無所謂了。忍住痛楚和其中一絲難以察覺的快感,他轉過頭望著在身後停止動作的男人時,他傻住了。
  福富失神地回望著他,唇角捲起了溫柔的角度,稜角分明的臉都柔和了起來,那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福富。一雙大手滑過腰部伸向了圓潤的肩頭,俯下身鄭重地在右肩落下一吻。
  「靖友,沒事的,我一直都在。」他說,用充滿粗繭的拇指撫過右肩,輕柔地像是對待易碎品般小心翼翼。
  新開扭過頭,安安靜靜地掉了兩滴眼淚。

  結束之後,福富不發一語地整理了兩人跟床鋪。兩個人都清醒了,他不知道福富是何時發現的,他也不敢問,他不敢告訴他自己差不多從頭到尾都是清醒的。
  「對不起。」帶著試探,新開先開了口。
  「……不,我也有錯。抱歉。」看福富完全不敢看著自己的眼睛,他不得不忍住覺得對方可愛的心情,重新開口,「比起我,先去跟他道歉吧。」
  他不曾看過福富這麼狼狽的樣子,看著他頹喪的背影移動到了門口又轉過頭,他給了對方一個「我沒事,放心吧」的手勢,在門確實地關上後,在棉被裡痛哭失聲。

  手機不合時宜地震動了起來,亮起的螢幕桌布是新開和一個抱著兔子、睫毛長得不可思議的男人,兩人依偎在新開老家的沙發上笑得開懷的合照。
  等到新開注意到時,已經是幾天後的事了。

 

 

待續。

 

 

 

FT.

其實我也是巨蟹座O型,知道這件事之後對突然很理解新開,一不小心就寫多了。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Born to D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