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置處
二創/cosplay

【TMR】整人遊戲【Thominho】NC-17慎

*大學生AU

梗來源(youtube影片連結)

  這是個爛到爆的主意,沒有之一。

        Thomas想著,把手中色彩鮮艷的膠囊拆開,讓灰白的粉末落進同樣鮮豔的檸檬水裡。沒有爆炸冒泡變色什麼的,什麼都沒發生,寶特瓶裡的飲料還是一如往常藍得過分,這畫面反而讓他打了個冷顫。 

  民豪剛走出超市,豔陽曬得他皺起眉頭,但一看見車裡的人就瞇起眼笑了起來,運動背心露出一雙強壯的手臂正捧著大小紙袋,緩步走向車子後座放東西。Thomas趕忙趁對方忙碌時把膠囊殼丟出窗外,隨手把玩著寶特瓶,勉強擠出一個心虛的笑臉看向他的室友。

  「瞎卡的!外頭實在是太熱了!」亞裔男人拉開車門鑽進副駕駛座,笑著咒罵天氣,「這是要給我的嗎?噢Thomas,我就知道你愛我。」

  看著民豪大口喝下加了料的飲料,一點懷疑都沒有的樣子讓他意外地發現罪惡感帶給他的難受竟然遠大於惡作劇得逞的成就感。

  ※

  「噢拜託,這會很好玩的!民豪才不會生氣。」Gally挑釁地說,晃動著手中裝著兩個藍色膠囊的夾鏈袋。「還是說你不敢?」

  Newt雙手抱胸倚在牆邊,緊皺著眉。「我看不出來在任何人的飲料裡加威而鋼有什麼好玩的。」

  Gally翻了個白眼,「虧你還是個英國人,這就是你的同胞想出來的惡作劇。」他誇張地大嘆了一口氣,「你們都該看看那個影片,真的太好笑了!我完全可以想像要是發生在民豪身上會有多有趣!」說完還嗝嗝笑個不停。

  「那你就想像就夠啦,何必去煩民豪?還要叫Tommy去?」Newt直起身,準備離開這個智商水平太低的空間。Gally還沒放棄,又把夾鏈袋遞給了Thomas。

  Newt嘆氣,「Tommy,不要做這麼蠢的事。」說完就走回房間關上了門,顯然對他們的幼稚感到厭煩。

  「如何?」Gally挑高了那雙戲劇性的眉毛,「是要當個聽雞媽媽的話什麼都不敢做的空咚,還是……」

  他扯過那袋膠囊,故作輕鬆地點點頭接下了任務。

  「優!」而當Gally這麼說時,他才感覺到有那麼一點後悔。

  ※

  現在他可沒辦法後悔了。

  他一邊注意著路況一邊偷瞄民豪的狀況。沒什麼特別的,他就像往常不想說話時看著窗外消逝的風景,好像那有多有趣一樣。

  沒什麼特別,除了他明顯隆起的褲襠。

  Thomas緊握著方向盤,手心瘋狂地冒汗。他不懂為什麼他會覺得臉燙燙的,明明應該感到尷尬的應該是民豪才對,他卻覺得莫名心跳加速。他深呼吸了幾次,把責任推給破壞了好友對自己的信任跟過高的氣溫讓他身體不適。

  但說實在,那個突起的三角形未免也太……高了一點?那是一般人勃/起時該有的大小嗎?話說那條牛仔褲看起來滿……質料滿硬的?不知道會不會,就是,壓到?會痛嗎?或是……

  「嘿,兄弟。」民豪突然開口,狠狠地嚇了正在胡思亂想的Thomas一跳。

  他試圖平靜地回應,「呃,怎麼了?」

  「我們接下來還有要去哪裡嗎?」他看見民豪試著翹腳,但移動到一半就皺著眉把腿擺回原來的位子。瞎卡的,那肯定很痛。

  其實他本來在採購之後還想去研究室拿個東西再回宿舍,但看到民豪看似鎮定但實際上已經要在座椅上扭動起來的樣子,又覺得心有不安。但那份資料如果今天去拿週末就可以先開始做報告,雖然報告是下週五才要交的就是了。

  「我想起來了,你要回去拿資料對吧?」民豪看他一陣子沒說話就逕自開了口,聲音沙啞地有點性感。Thomas趕緊甩掉那個根本不該出現的形容詞,順著對方的話點點頭。

  亞裔男人理解地跟著點點頭,視線轉向窗外,不再說話。Thomas又瞥了一眼他的褲襠,像是被燙到一樣連忙移開視線。

  他搞不清楚這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但那東西怎麼可能繼續膨脹?

  他把車停在大樓前面,擔心地看了一眼民豪。

  「放心吧,我不會在你的車裡手淫。」他說笑的樣子就像平時一樣,好像那尷尬的生理反應根本就不存在,但Thomas知道他忍得很辛苦。「就算變成這樣也不會。」他故意地指了指胯下,Thomas還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丟了句我馬上回來就下車了。

  他幾乎是在大樓裡衝刺,途中差點撞倒一個無辜的學妹跟一盆更加無辜的盆栽。他現在不只覺得罪惡感爆炸了,他還覺得自己需要負很大的責任,尤其是被整的對象居然還體貼地陪他來拿東西,並靜靜地在車上等待還承諾絕對不會做任何處理只因為那是Thomas的車。

  而且他現在有點擔心尺寸不小的小民豪一直被壓在牛仔褲下,會不會從此以後就……

  因此當他回到車上時滿身大汗,當他看向副駕駛座的室友時,很意外地發現一直在車上吹冷氣的對方也是滿頭汗,緊咬著下唇努力忍耐的樣子讓他沒理由地生起氣來。

        Thomas用力地搥了下方向盤,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吼出來:「你就不打算處理一下嗎?」他知道自己的憤怒毫無道理,但他抑制不了。「你就去廁所打出來不行嗎?你到底在等什麼?」

  「等你跟我解釋一下你到底在幹嘛。」民豪聳聳肩,「超過十五分鐘不碰還是這樣我就知道絕對有問題了。親愛的Tommy,你到底想對我做什麼?」

  這簡直是超能力了,怎麼能有人頂著一座馬戲團帳篷還毫不尷尬,還用這麼欠揍的口氣談論這件事?他都想找條地道之類的空咚鑽進去,等話題結束之後再出來。

  「Thomas。」民豪收起了笑,難得不開玩笑地喊了他的名字,認真地盯著他看,原來的憤怒突然煙消霧散,只留下惡作劇的歉意跟後悔盈滿一雙大眼睛。看到這樣悔恨的小眼神民豪也只能嘆口氣,靜靜地等他說出事情始末。聽到Gally的名字時他一點也不意外。那傢伙完蛋了,他瞇起眼想著要如何料理這始作俑者。

  Thomas說完之後像是完成了一場告解,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害民豪很破壞氣氛地笑了出來。「你不生氣?」他搖搖頭,至少Gally這點沒有說錯,確實比起生氣他更覺得好笑,尤其是Thomas一副罪孽深重的樣子。

  「是不太生氣,但你不覺得你該負起責任做點什麼嗎?」他用手撐起頭,曲起一條腿轉而面向瞪大眼睛吞了口口水的好友。

  此時民豪的笑臉比平常看起來欠揍十幾倍,卻多了點誘惑跟性感,這兩個該死的詞彙又入侵了他的大腦。他想揍歪那張笑得很討厭的臉,又想親吻他豐厚的嘴唇;他想打開車門逃之夭夭,又想為他所做的事道歉;他想大聲質問民豪到底想幹嘛,又無法把視線挪開近在咫尺的巨大隆起。

  那傢伙到底可以漲到多大?被壓在牛仔布料下都看起來這麼宏偉,實際大小究竟多大?男生的嘴唇嘗起來是什麼味道?被那雙手臂抱在懷裡是不是很舒服?

  車裡的溫度逐漸升高,他發現他什麼都想不了了。

\

接下NC-17請移駕 這邊

评论 ( 12 )
热度 ( 65 )
  1. 诸葛子瑜Born to Di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Born to D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