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置處
二創/cosplay

【TMR】烤起司三明治和蘋果汁【Thominho/Nalby】

  跟他這個極其普通的書呆子不同,Newt聰明、高挑、金髮、白皙,成績好運動強還會彈吉他,簡直就是青春校園片裡的男主角,才剛入學就成為風雲人物,即便在男校裡也不乏追求者,才開學一個禮拜就有兩個追求者天天替他送愛心早餐。

   Newt嚴肅地告訴兩位學長他不會收,並且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是從小一起長大好友,請他們不要浪費時間跟金錢。


  Thomas知道那個人絕對是Alby,從他國中認識Newt時就見識過Alby強烈到誇張的保護欲跟佔有欲有多驚人──「你是哪一班的?名字?家裡是幹什麼的?有幾個兄弟姊妹?你怎麼跟Newt說上話的?全班那麼多人你為什麼只跟Newt特別好?」──比起這個,當時在旁邊笑笑不說話,滿懷愛意地看著Alby的Newt才真正讓他毛骨悚然。

  但他們好像沒有在一起,至少從國中到現在這兩個人一直保持著某種微妙的距離,互相牽引著過各自的生活。

  Thomas壞心地想到,要是這兩個學長知道Newt喜歡的人就是橄欖球隊隊長的話會露出什麼表情,又或者,萬一被Alby知道有同學跟學弟天天給Newt送早餐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受重傷。


  「我真的是為了那兩個傢伙著想,天知道這些人還是堅持要送?Tommy我要你保證,千萬不要告訴Alby這件事。」Newt狠狠地盯著放在置物櫃前的兩份早餐,一臉絕望地跟身旁的Thomas說:「我希望他們停止,但不希望有人受傷。」

  Thomas點點頭,他倒是滿想看Alby揍人的。


  「那我可以喝這個嗎?」反正Newt也不吃,他索性拿起某個紙袋裡的蘋果汁。Newt也不看他一眼,一邊開置物櫃拿書一邊把兩個袋子都遞給他。「喜歡就都拿去吧,你不是老在第二節就開始餓?真的吃不下就拿去給Chuck吧。」他說完,拿了書就走。

  Thomas又打開了裝了蘋果汁的紙袋,裡面是還熱著的手作烤起司三明治,中間還細心地用紙板隔開了冰涼的蘋果汁。我的最愛!他滿足地大口咬下,笑著走向自己的置物櫃。


  沒幾天,那個早餐老是被Chuck吃掉的學長在他還沒記清楚他的名字前就放棄了,這也是理所當然,高中生嘛,總是一頭熱地戀愛跟失戀。

  反倒是那位應該是三年級的烤起司三明治學長相當有恆心,一學期不斷的三明治和蘋果汁,有時還會偷偷夾些番茄生菜再覆上一張紙條「也要吃蔬菜!」,看得Thomas不好意思挑掉,和著果汁硬生生吞下了最討厭番茄,發現其實味道還不壞。


  他後來才知道那個學長也是橄欖球隊的,是個壯碩的亞裔男孩,球隊的明星跑衛兼副隊長,叫作民豪。

  這叫什麼?鐵漢柔情嗎?Thomas想像著橄欖球員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切著番茄、替三明治翻面的樣子,小聲地笑了出來。

  真是可惜了,難得可以煎出漂亮焦痕的好男人偏偏喜歡上了個有夫之夫。


  「我覺得Alby早就知道了。」

  「什麼?」Thomas正開心地喝著新鮮的蘋果汁(「喝喝看!我今天早上榨的,比現成的健康!」)直到好友開口才發現對方臉上的愁雲慘霧。

  金髮的男孩用平板的聲音重複了一遍:「Alby早就知道民豪在給我送早餐,我昨天才知道他們認識而且根本就是好兄弟。」

  Thomas還是沒聽懂,咬著吸管偏了偏頭,「那又如何?」

  「Tommy,Alby知道了但是沒有反應。」Newt把臉埋到掌心裡發出了挫敗的呻吟,「他放任他該死的兄弟追求我。」


  噢,那可不太妙。他看Newt眼睛底下兩片烏青的黑眼圈就知道他肯定煩惱了一晚沒睡。Thomas的身體總是動的比頭腦快,等他回過神他已經拉著Newt跑到了三年級的置物櫃附近。

Newt驚恐地甩開他的手,低聲說:「我們到這裡幹嘛?」一般來說一年級的跑到三年級的地盤除了找死之外他還真的想不出別的理由,但他冷靜地回答:「你必須跟Alby談談。」


  「你們兩個瞎卡頭為什麼在這裡?」

  他們轉過頭去,兩個穿著球隊外套的強壯男孩站在他們身後。Alby雙手抱胸一臉不悅地看著Thomas,害Thomas緊張地吞了口口水,但Alby已經不理他了,他走向他旁邊的Newt,語氣溫和地叨念著沒事不要亂跑到三年級這裡,拉著紅著一張臉試著解釋的金髮男孩走遠。

  Thomas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好奇他們到底為什麼還沒在一起。


  一聲爽朗的笑聲拉回了他的注意力,「看來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了?」Thomas一轉身就被嚇了一跳,亞裔男孩近距離放大的臉直衝視網膜。民豪斜靠在他身後的置物櫃,偏著頭看著傻傻眨著焦糖色的學弟。

  說到在緊要關頭閃神,Thomas絕對是箇中好手。他當然知道民豪,但只有遠遠地在球賽時看過他戴著頭盔奔跑的樣子,這麼近地看著他倒是第一次。民豪有一張很好看的臉,圓潤但堅毅的下巴、豐厚性感的嘴唇和微揚的嘴角、細長的眼睛裡帶著笑意跟挑逗,以及不經意流漏的溫柔;他聽過女孩們討論過民豪的身材,眼前的人「讓人想趴在上面睡午覺」的厚實胸膛繃緊了黑色緊身T恤,那雙「想要被攬緊」的臂膀跟衣服底下「硬的跟墊板一樣」的六塊肌跟人魚線,連他都想忍不住伸出手摸摸看……


  「如何?滿意嗎?」亞裔男孩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Thomas抬起頭看見一張瞇著眼帶著得意的笑的臉。

  該死的!他尷尬地收回貼在民豪胸肌上的手,掌心裡還有對方發笑時微微的震動。「我、我很抱歉……」他趕緊把手塞進屁股口袋裡,臉上的溫度燙得她不敢抬起頭。另一個男孩的體溫近在咫尺,曖昧的氣氛發散在兩個人一點也不得體的距離之間。民豪的一雙大手牢牢扣住了他的腰,拇指隔著薄T恤不輕不重地揉著褲頭上的一小塊皮膚。

  理性上他想後退逃開,但感性上異樣的安全感跟更多難以言表的親密感卻讓他貪婪地想要更多。


  他們被Alby憤怒的吼叫拉回現實,Thomas像是偷情被爸爸發現的小女生一樣驚恐地跳開,倒是民豪老神在在地看著氣沖沖地朝著他們走來的Alby,左手自然地搭在Thomas的胯骨上彷彿他本來就該在那裡。

  Newt緊張地小跑追上,正準備伸手拉住幾乎要撲上去痛揍民豪的Alby時硬生生停了下來,瞪大了眼睛看著親暱地靠在一塊的兩人。Alby也沒有他想像中那麼暴力,他最終只是停在民豪面前對著他咆嘯。

  「你這瞎卡頭!」他用了一個Thomas沒聽過詞,但他想那應該不是什麼正正面的詞彙。「你說你要追的是一個學弟,但你沒說是Newt!」

  民豪皺眉毛,疑惑地回應:「我為什麼要追Newt?」

  「你每天都放早餐在Newt的置物櫃前!」Alby完完全全失去理智了,他衝上去抓住民豪的領子。民豪不得不先放開Thomas,「你瞎卡的瘋了!」他抓著Alby的手腕試圖把他甩開,同時遠離Thomas跟Newt避免他們受傷。

  Newt想也沒想就衝上來拉住Alby手臂,語氣裡充滿了焦急。「Alby!放開他!」他這才醒過來,把民豪往後一推鬆開了手。Thomas也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地跑到了民豪身邊,看他整理被扯亂的衣服。他有點恍神地看著民豪被拉鬆的領口,還在想是不是該說些什麼卻反而被安撫了連自己都沒發現的慌張。

  他不知道怎麼有人在這種狀況下不去跟多年好友說清楚,反而先給了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一個溫柔明亮的微笑。


  Alby拉著Newt氣沖沖地離開了,走之前還留了一句「給我離Newt遠一點!」Newt擔憂地回頭看了他們好幾眼,直到民豪對他點點頭才轉身跟上Alby。

  他們離開了之後Thomas才真正開始消化剛剛發生的所有事。顯然Alby知道民豪在追學弟,但本來不知道是Newt,而知道之後也果然氣得要命;很好,那Newt應該可以放心了。那民豪呢?他這樣是失戀了嗎?他剛才似乎把手放在……

  在自己的腰上,摟著。而且不只剛才,現在也是。


  他不動聲色的掙脫了民豪舒適的懷抱,皺著眉問:「你真的在追Newt?」

  「沒有,」民豪無所謂地聳聳肩,語氣輕鬆地像在談論天氣一樣,包含著他標誌性的直接跟勢在必得。「我在追你,親愛的小Thomas。」

  噢老天,他說了什麼?Thomas當機了好一陣子才紅著臉結結巴巴地問:「可、可是……呃,你在Newt的置物櫃前放早餐?」

  民豪大笑,雙手又環上Thomas纖細的腰。「反正你一到學校不就先往他那跑嗎?放他那裏你比較容易拿啊。」這倒也是真的,畢竟他的置物櫃離主要教室有點遠,有些書他也會借放在Newt的櫃子裡。「怎麼樣?是不是因為三明治愛上我了啊?」


  Thomas想了想點點頭,認真地開口:「我明天想吃番茄的,跟你榨的蘋果汁。」

  「當然,但是明天是假日而且球隊要加練,你要不要順便來看我們練習?我去載你?」

  「……好。」


私心覺得小火車是科學社的,穿白袍戴護目鏡混實驗室,青春校園片的小魯蛇,在白袍底下藏著超讚的屁股www

评论 ( 7 )
热度 ( 50 )
  1. 诸葛子瑜Born to Di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Born to D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