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置處
二創/cosplay

【TMR】烤起司三明治和蘋果汁【Thominho/Nalby】

  跟他這個極其普通的書呆子不同,Newt聰明、高挑、金髮、白皙,成績好運動強還會彈吉他,簡直就是青春校園片裡的男主角,才剛入學就成為風雲人物,即便在男校裡也不乏追求者,才開學一個禮拜就有兩個追求者天天替他送愛心早餐。

   Newt嚴肅地告訴兩位學長他不會收,並且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是從小一起長大好友,請他們不要浪費時間跟金錢。


  Thomas知道那個人絕對是Alby,從他國中認識Newt時就見識過Alby強烈到誇張的保護欲跟佔有欲有多驚人──「你是哪一班的?名字?家裡是幹什麼的?有幾個兄弟姊妹?你怎麼跟Newt說上話的?全班那麼多人你為什麼只跟Newt特別好?」──比起...

【TMR】I'm here for you.【Thominho】

*大學生室友AU


  民豪一開門就被濃厚的酒氣撲鼻嚇到,像是被藥用酒精沖洗過的鼻腔嗆得發熱,光是聞都要醉了。電燈沒開,窗外路燈微弱的光照出沙發上模糊的身影,歪歪斜斜地縮在一角,動也不動。

  「Thomas?」他隨手拍開門邊的電燈開關,室內猛然被照亮,這才看見茶几上將近一打的啤酒空罐,跟醉倒在沙發上的室友臉上兩行乾掉的淚痕,看起來可憐兮兮的。又喊了兩聲都沒反應,他倒也沒什麼想法,把包包拿去房間放了之後抓起乾淨的衣服決定先沖個澡。


  等他回來時,Thomas已經醒了,蒼白著一張臉皺著眉顯然很不舒服,在茶几上摸來摸去找酒喝。

  民豪皺著眉在沙發的另一端坐下,瞇起眼看著他狼狽的室...

【TMR】整人遊戲【Thominho】NC-17慎

*大學生AU

梗來源(youtube影片連結)

  這是個爛到爆的主意,沒有之一。

        Thomas想著,把手中色彩鮮艷的膠囊拆開,讓灰白的粉末落進同樣鮮豔的檸檬水裡。沒有爆炸冒泡變色什麼的,什麼都沒發生,寶特瓶裡的飲料還是一如往常藍得過分,這畫面反而讓他打了個冷顫。 

  民豪剛走出超市,豔陽曬得他皺起眉頭,但一看見車裡的人就瞇起眼笑了起來,運動背心露出一雙強壯的手臂正捧著大小紙袋,緩步走向車子後座放東西。Thomas趕忙趁對方忙碌時把膠囊殼丟出窗外,隨手把玩著寶特瓶,勉強擠出一個心虛的笑臉...

【TMR】Haven’t told you I love you【Nalby】

*小說第一集捏有


  鬼火獸們的刺針如雨般一針一針扎在身上,他很意外他能感覺到所有正在發生的事。那些攻擊有些只擦破了皮、有些深深插進了皮肉中注入毒液、有些刺穿了肌肉組織折斷了他的骨頭。

  他的身體正在死亡,腦袋卻冷靜異常,心則如一灘死水。

  閉上眼,他平靜地感覺到左手臂被兩隻醜陋的機械生物扯斷,右腿膝蓋以下都被壓碎了,血肉八成模糊成一團。還有幾隻專心地撕扯著他胸口的皮膚,像是要挖出他的心肺一樣。

  沒有烈士犧牲的豪情壯志,他只是想儘快結束這一切。

  其他男孩好像在很遙遠的地方,他還能聽見Newt在喊叫著自己的名字──那甚至不是他真正的名字──他幾乎要為此笑出聲。但他不能,...

【TMR】唱首歌給你聽【Thominho】

‧ 大學生室友AU


  「天哪!你在幹嘛!」

  他順著聲音轉向門口,看著驚恐得差點弄掉手裡兩人份晚餐的Thomas,民豪笑瞇了眼。他小心翼翼地抱著吉他讓出另一伴沙發給對方,看Thomas一臉奇怪卻仍然在自己身邊的位子坐下。他們的膝蓋蹭在一起,親密感讓他的笑意離不開嘴角。


  「那不是Newt的吉他嗎?」Thomas皺眉,一邊收拾茶几上混亂的雜物。「你知道,你如果無聊可以玩我的xbox,或是任何你可以在我房間裡找到的東西,我不太會為這種事情發脾氣。但是Newt不一樣,」他抬起頭看向他還傻傻抱著吉他的室友,「他會殺了你。」

  民豪急忙搖搖手想要解釋,差點讓...

【TMR】I believe in you.【Nalby/Thominho】

  「嘿,Alby!」男孩提著油燈喊著他的名字小跑過來,一頭蓬鬆的金髮一跳一跳的。他停下腳步,不自覺地露出微笑。明明兩人的年紀應該差不多才對,偏偏Newt長了張特別年輕的臉,讓他看上去把他實際上有的還要小。這是好事,至少他認為這樣很可愛。但顯然Newt不這麼認為,一開始只要有菜鳥聽到他是Alby的副手之後用「那種眼神」看他時他總會發脾氣,但他不能揍對方一頓也不能把人丟進迷宮裡,只能瞇起眼睛瞪人或轉身就走。之後他就發現晚點再開始跟菜鳥聊天是個好辦法,畢竟他幾乎隨時都皺著眉,這讓他看起來比較成熟,或者說,兇狠。

  但幸好他還長了一頭好頭髮。忍住揉亂一頭金髮的衝動,Alby笑著抬手拍拍Newt...

【TMR】短打【Nalby/Thominho】

  連他自己都搞不懂他在做什麼。

  印象中所有人都在喊叫,除了Newt。他一動也不動地站著,看上去卻幾乎要倒下,瞪大眼像隻離水的金魚嘗試呼吸卻不成功,嘴巴一張一合地卻吐不出一個音節。他很焦慮,卻硬是壓抑住情緒強迫自己面對。

  視線越來越狹窄,當他看見民豪仍然試著前進時,他突然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


  等他回過神來他已經在迷宮裡,門已經緊緊關上。

  民豪癱坐在地上,絕望又疲倦地看著他,「做得好,你剛剛殺了你自己。」諷刺的語氣裡還有一些像是憤怒卻更柔軟的東西,Thomas想問,但又不敢。民豪喘著粗氣抬眼看他一臉茫然無辜,嘆了口氣搖搖頭,什麼也不想說。顯然他正在生...

© Born to Die | Powered by LOFTER